页面载入中...

澳大利亚农场遭大火侵袭 国鸟鸸鹋成唯一幸存动物

admin 韩国电影理论中文版 2020-02-01 570 0

  新京报:在与黄老交往的过程中,还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片段吗?

  陈远:印象最深的是我上一次去看他,那时候他身体就不太好。我去的时候他强撑着坐到书案前,要给我示范写字和画画。但是因为身体太虚弱,手没有力气拿笔,他非常着急。他把对艺术的追求一直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还有一点印象特别深刻。黄老在画坛的地位和声望非常高,经常有一些权贵来求画,他对这些权贵都非常不感冒。假如是——也不能说是穷人——我们普通人,他见到后就会为他们画一张。

  新京报:对艺术的追求坚持到生命最后一刻还有其他表现吗?

  陈远:他在不断地探索中国画是否还有其他的表现形式,他也开始尝试画油画,他喜欢毕加索,尝试着把西方的一些元素和中国画结合起来。他回到合肥之后,有一部分作品是这样的。

admin
澳大利亚农场遭大火侵袭 国鸟鸸鹋成唯一幸存动物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