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伊朗外长拷问欧盟:你们怎么就任由美国欺负呢?

admin 6v电影网 2020-02-01 96 0

  地铁读书:作秀?

  有些网友的批评焦点并不在于是否侵权,而在于“在地铁上读书”这种行为本身。是的,我赞美纸书和电子书阅读,但我并不排斥手机阅读和听书。很多网友告诉我,他们没有带纸书或kindle上地铁,但他们也在读书,他们用手机里的豆瓣阅读、微信读书、网易蜗牛阅读、kindle APP乃至听书软件“读书”。在拥挤的地铁上,手机显然比书和kindle更小巧。时代变了,人们获取知识的形式和载体不再局限于纸书这种载体,只是因为这些不好拍,我没有拍。至于质疑相册是在贬低“手机阅读”的声音,完全不必理会吧,很多人早已跳出“一定要读纸书或kindle才是读书”的思维限制。

  也有人质疑地铁根本不是读书的环境,认为在地铁上拿一本书更多是装样子。有网友看过相册后,评价说:“张岱《西湖七月半》既视感。卯出酉归避书如仇者纷纷作手不释卷状大概就是这样子。”但我觉得,真正爱书的人,无论选择哪种方式阅读,无论在哪里阅读,都是为了读书本身,并不存在一个非要在某个地点才能读书的限制。

  陌生人给我力量

  随着反对声不时出现,即使更多人跟我一样,把这种“偷拍”视为一种传播阅读之美的正能量,即使我转过身去假装听不到争议,我仍然没办法绕开这些反对声独自前行。这些反对声或许在网络上只占很小的比例,但是在我心里却始终是解不开的疙瘩。我因为无法确定隐私边界,有段时间常常想到放弃,我从没遭遇过这样的网络争议,心理也没有强大到一定要坚持自己,但当我看到网友伊夏的留言,我真是要哭了,她说,“是我见过比较节制比较柔情的地铁拍摄了,不曝光正脸,不打扰,很动人”。是啊,我从一开始拍就没想过要暴露读者的隐私。我自己很愿意以书会友,却也知道很多人在投入阅读一段文字的时候,并不想被人打扰,所以我始终选择只是观察,却从未打扰过任何一个被拍摄对象——即使那个我遇到过十几次的女孩,有很多次,我想跟她打声招呼,我始终没有这样做。这位网友的留言,完全击中了我,让我觉得即使遇到争议,还能被人理解。

  也有人安慰我:你并不做商业用途,拍摄初心始终没变,从“善”出发,问心无愧,那些反对的声音不必理会。是啊,且不说是否侵权,在拍下照片的那一刻,除了觉得美好,我确实没有更多想法。

admin
伊朗外长拷问欧盟:你们怎么就任由美国欺负呢?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